` 鉴定和批评需要真功夫-中艺艺品
鉴定和批评需要真功夫
鉴定和批评需要真功夫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梁 毅

 


1478853025.jpg

9月9日,美国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》报道,荷兰梵高博物馆宣布发现一幅尘封百年的梵高油画。据悉,这幅名为《蒙马儒的日落》的画作,曾几次被当成赝品束之高阁,淡出世人视线近一个世纪。后来该馆经过两年的对比鉴定,从作者信件、颜料使用和画风等多个方面严密考证,最终确认此作系梵高于1888年所作。

伴随着画作的重见天日,许多议题呈现出来。有论者认为,画作多次被认定为赝品,和鉴定机构只重艺术家本人签名、画风等基础信息而轻视间接材料有关;也有论者认为,此作终被发现是幸事,作品未被及时准确认知,概因画作自身信息核查难度大而造成。

如今,时代已经向鉴定家和鉴定机构提出更高的要求,只要是干这行的,无论中外公私,都得拿出真功夫来,可不要当世颟顸,等过了几十年上百年后再让人追责或耻笑。

同日,“第七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”在西安美术馆举办。会上,一些批评家认为当下批评界存在吹捧多批评少、虚伪声音多真知灼见少等现状,在他们看来,提不出真正的问题、批评没有思想价值、缺乏基本的批评底线,正在伤害着艺术批评,败坏着艺术氛围。有批评家更是直指要害:“艺术批评正在被人情和金钱绑架。”

其实,说“绑架”是抬举了一些人,缺乏独立品格和真知灼见的批评家,不会被绑架,而是甘愿“被绑架”。什么圈都一样,批评家也有想着怎么通过结交权贵混迹江湖,早日坐上知名批评家交椅的。有的所谓批评家,和权贵阶层互相利用,甚至成为其艺术收藏和创作的吹鼓手,已不鲜见。而更常见的是,有的画家渴望及早出人头地,获得市场的追捧,便去找圈子中风头正劲的批评家,或缘碍于情面,或因收取润笔,批评家会为之量身打造一套理论行头,从此画家们也就可以登台唱戏了。但批评呢,沦为吹捧不说,甚至有可能坑害公众。在这种情形下,能剩干净骨头的批评家有几个?有理想、有才情、有见识的批评家不是没有,而是在人情和金钱的烟熏火燎之后,能秉持自己艺术见解而独立发声的批评家太少。只看作品成色、不看作者脸色,在当下中国艺术圈很难,但也正因为难,才见得批评家的性情、胆识和品格。

日前,第二届523“当代艺术思想论坛批评奖”揭晓,批评家朱其获奖,理由很简单:独立与勇气。颁奖词中说道:表彰他长期以来坚持独立的批评态度,对构建健康文化生态起到积极作用,他的批评勇气为中国批评家赢得可嘉的职业尊严。朱其获知此消息后表示:“艺术批评需要真实的辩论,唯如此当代艺术才能前进。”批评家们要想赢得尊严、铸就美誉,需要生存、精神和思想的独立,也需要拒绝操纵、漠视权贵的勇气和远离浮躁的静气,而这些最终靠的还是多年修炼出的真功夫。(转载于《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》第246期)

   



博览名族文化、交流工美技艺、尽情欣赏艺术、放心购买真品
实名认证、动态密码身份、防伪
资质认证、授牌、地址防伪校验、实体店体验
国检鉴定、质检总局派发作品身份码、产品全生命周期大数据
对大师原作、工作室作品、机工、手工做明确标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