` ` 扬州玉雕 中国工美大师高毅进-中艺艺品
扬州玉雕 中国工美大师高毅进
中国工美大师 高毅进


  高毅进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、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、中国玉石雕大师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、扬州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、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,现任扬州玉器厂总工艺师。


  家住扬州玉器厂附近的高毅进,小时候经常到厂里去玩,看到老师傅把一块不怎么起眼的石头,一点一点地磨成虫鱼鸟兽、苍松翠柏,觉得特别神奇,一直想知道这其中的奥秘。


  1977年,13岁的高毅在初一第一学期快结束时,不顾父母反对,悄悄报考了扬州玉器厂玉器学校,并被录取,这彻底改变了高毅进的人生走向。


  1977年是玉器厂玉器学校文革停顿十年后第一次招生。厂里已经10年没有新工人了,对这一批新招的70个学生非常重视,找来有经验、手艺好的老师对他们悉心教导。


  第一年的文化课,主要修美术。为了打好绘画基础,老师和同学们都异常刻苦,高毅进也不例外,晚上跑到老师那里很不容易的要来画室的钥匙,一画就是一个晚上。


  第二年,高毅进和同学们就开始了半工半读,边学边做。也是在这个阶段,高毅进才真正体会到了“琢玉性惟坚、孜孜以成华”。做玉必须下水,手要一年四季在水里,那时候没有空调,一到冬天,大家手上都长满了冻疮。石头的口子又利,一不小心就会划到,却不容易好,一烂就是一个冬天。老师傅告诉高毅进他们,这玉雕的手艺,不烂上几层手皮,是学不下来的。


  1980年,3年玉校学习结束,当初一同入校的70人,只有30人顺利毕业。一直是名列前茅,始终是老师眼中最能吃苦的高毅进,以优异的成绩顺利毕业。


  从玉校出来,高毅进直接被分配到了玉器厂的生产车间,师从老一代玉雕大师刘筱华。刘筱华师傅擅长玉器器皿、仿古、走兽、杂件的设计制作,很自然,高毅进也开始学习玉器器皿的制作。


  刘筱华师傅是一名出了名的严师。当时高毅进分到厂里后,被刘师傅要求下一线与工人一起干,刘师傅要求非常严格,哪怕是一些看不到的地方没有达到刘师傅的要求,他也绝不放手,高毅进记得刘师傅说得最多的一个字就是“改”。


  刚开始的时候,高毅进有些耐不住了,一次拿着一个自己觉得做得还凑合的东西给师傅看,师傅直接告诉他:“看来你是没有希望了,改行吧。”一直对玉雕着迷的高毅进有些挂不住了,经过仔细思考,他还是决定留在这一行,既然下定了决心,自然行动上不敢马虎。此后,只要师傅不说好,高毅进总是不厌其烦地改。


 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,又让高毅进对玉雕这门手艺有了新的认识。一次雕一个带环的三组炉,已经雕得差不多了,只有内圈反面有个地方略有不圆。因为玉环很细,高毅进想就算了,拿给师傅看,果然这个细小的问题也没逃过师傅的眼睛。自知问题的高毅进不敢马虎,可是改的过程中,一不小心玉环断了。几个月的努力,眼看就要好了,却转眼之间在自己手上变为了废品。高毅进心里疼惜得不行,想着这次挨师傅一顿骂是免不了。可是出乎意料的是,一贯严厉的师傅,这次却“放了水”,就说了句“学艺要精”。师傅用行动告诉了他,一个玉雕人的手艺好坏是多么的重要,玉料不可再生,做一块就是少一块,一块好玉料毁在自己手里,是不可原谅的。学艺期间埋下的这份惜玉情结,一直贯穿了高毅进的整个创作生涯。


  技臻于精,高毅进也逐渐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丰收季。1986年,高毅进入选国宝《五行塔》(现藏于中国工艺美术馆)的制作班底。1996年,青玉《百寿如意》,薄胎的玉身上,雕刻了一百个“寿”字。但是两对如意依然做到了一样大小、一样尺寸、一样重量。引来了同行叫绝,一举拿下了当年的国家“百花奖”金奖。


 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因为出口锐减,国内工艺美术沉寂于暗淡。但是名声在外的扬州玉雕人,却成了很多港台玉商追逐的对象。当时有一批扬州玉雕人被外派工作。高毅进是厂里的技术能手,自然也有人来请。看着大家出去挣钱,经过几年实战的高毅进却隐约感觉到“脑子里还缺点东西”,于是毅然选择了考大学。玉校虽说是中职,学了点初中的东西,但文化从来不是主课,高中课程更是一天没有上过。为了考大学,高毅进给厂里打了报告,半脱产学习。每月只拿百余元工资的他,还给自己报了补习班,补习高中课程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1988年,高毅进考取了扬州职业大学装潢美术设计专业。四年的大学生活为高毅进日后的设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
  1995年,31岁的高毅进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次重要选择。师傅刘筱华受聘一家港资企业,开出高薪也请高毅进一同去,一贯严厉的师傅给了高毅进两个选择:跟着他一同去;留在厂里“自立门户”。一向“听师傅的”高毅进这次却选择了挑战自己,独当一面担任起扬州玉器厂玉雕设计员。


  四年后,高毅进成立了个人玉雕工作室,并兼任扬州玉器学校雕塑教师。此后,创作和传承技艺,成了高毅进工作的两个中心。成立工作室后的高毅进创作迎来了全面的丰收。2000年,作品《桂林风光》获“中国桂林旅游商品设计”荣誉证书。2003年,作品白玉《三脚链条圆瓶》、白玉《海棠兽耳炉》同时获得第二届中国玉石雕作品天工奖金奖,作品青玉《提梁卣》获第二届中国玉石雕作品天工奖铜奖。同一届比赛,同一个人赢得了两个金奖、一个铜奖,震动业界。随后几年,高毅进仿佛成了得奖专业户,作品《天官耳圆炉》《秋山虎啸》《犀牛》等等,连续在国内大赛捧杯。


  因为玉料的来之不易,高毅进必不错待每一块玉料。对待他的每一件作品,他都认为是一次新的学习,一次缘分。很多时候,高毅进拿到一块玉石,要放很久,迟迟舍不得动手。2010年,高毅进的作品翡翠《路路连升瓶》,获得了中国玉石雕作品天工奖的金奖。就是这个50多厘米高的瓶子,高毅进琢磨了3年。


  随之而来的是行业技艺的肯定,2004年,中国宝玉石协会授予高毅进“中国玉石雕刻大师”称号,2006年,被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授予了行业最高荣誉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”称号。从一名学徒成长为一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高毅进用了三十年。


  在200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,高毅进从一个单纯追求创作极致的工艺美术艺人,开始在宏观上关注中国民间传统工艺的发展。曾在人代会上提交操作性强的《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》实施细则的建议。表达了全国广大工艺美术工作者对现状的忧虑,也说出了大家共同的心声。


  近年来,高毅进始终对工艺人才保护与培养,及传播玉文化不辞辛劳,经常奔波在北京、上海、香港、大连、成都、南京、苏州等各大、中城市,一方面向行内专家学习和切磋技艺,互相提高,博采众长;一方面向大众传播玉文化知识和玉雕作品的魅力,以此推动玉雕这项民族文化事业的发展。


  “玉虽有美质,在于石间,不值良工琢磨,与瓦砾不别。”显然,高毅进就是那个能化璞玉为瑰宝的良工。在从头到尾做减法的精工细雕后,最终把玉雕事业做成了魅力无穷大的加法。


相关内容
博览名族文化、交流工美技艺、尽情欣赏艺术、放心购买真品
实名认证、动态密码身份、防伪
资质认证、授牌、地址防伪校验、实体店体验
国检鉴定、质检总局派发作品身份码、产品全生命周期大数据
对大师原作、工作室作品、机工、手工做明确标示